英巴图第五章 雏鹰折翼 第十四卷-作者东旭鹰

英巴图中央军虽然高手如云,却对纹枫山只围不攻,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。(刘)玄德判断,(曹)孟德也许是打算等义军粮食耗尽,逼迫义军离开纹枫山与强敌决战。也许孟德是想等抓住甘霖等人,再胁迫义军出战。总之,只要拖下去,对义军肯定是凶多吉少。
当然,如果本初军在这个时候有所行动,那么时间对于中央军就极为迫切,孟德敢使用这种长期性战术,莫非是料定本初军不敢有所行动?
似乎是为了验证玄德的顾虑,一组密电电码传来,正是(袁)本初的回复:“近日有事,我军不便出动,但如果贵军来冀星系与我军会合,我一定热烈欢迎。——袁本初”。
看到这电报内容,玄德不由哭笑不得,在敌军围困之下,近万名义军怎么可能突围前往冀星系?这分明是本初故意舍弃义军不顾,足见此人虚情假意,对玄德只有利用,根本就毫无诚意。
得知本初回信内容,(张)翼德当即请命,准备从密道发动突袭,直接攻击孟德的总部,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一旦迫使中央军稍稍后退,再缴获一些登陆艇,或许就有机会突围而出。
玄德考虑再三,只得同意,将山中一半部队都交给翼德。其中包括了原来驻守在这里的刘辟、龚都等“英魂”,其余“英魂”也都是多年追随玄德三兄弟的老兵,战场经验丰富、忠勇刚毅。可以说,最精锐的部队全部追随翼德而去,因为以纹枫山的防守武器,差一些的战士也能抵挡住敌人大军猛攻。
临行前,玄德再三嘱咐翼德,一定要谨慎行事,刘辟、龚都都是侦察敌情的好手,务必让他们查清敌方虚实,再发动进攻,稍有不对,立即返回。翼德深知肩负重任,当然对兄长的意见全盘接受。
于是,当突袭队通过密道钻出、秘密潜入到中央军司令部附近,翼德先让“透视眼”龚都查看孟德是否在营内。得到确认后,翼德又命令刘辟以“顺风耳”听听附近有无敌人伏兵。
结果是,此处敌人根本毫无防备,而且似乎因为名将都被派往前线,此处虽然有三千警卫,却并未看到孟德以外的任何高手。附近驻军当然有不少,但是只要趁夜色进攻及时,就能在敌人合围之前,让四千多突袭队退回密道中。
确认好形势,翼德便统领大军无声无息地接近营地,猛然发动了攻击。三千中央军警卫完全没想到会被偷袭后方,仓促迎战前已死伤近半。
翼德不管别人,施展电流异能,打出道路,直扑孟德所在。他这次的任务毕竟不是杀尽这三千警卫军,只为孟德一人。
面对这突袭,孟德虽然大汗淋漓,却十分镇定。翼德则深知孟德也是一位异能高手,而且拥有数枚忠烈戒,所以一闯进司令部,翼德二话不说,便全力发出电流紫蛇。
让翼德意外的是,孟德居然丝毫没有抵挡,任由电流蹿遍全身,发出惨叫倒下。
翼德惊愕中怒问:“孟德,你瞧不起我张翼德吗?为什么不还手?”
奄奄一息的孟德用尽全力大吼:“笨蛋……你们……你们死、死定了……”
当孟德倒下,翼德才察觉到此人虽然相貌、身材都跟孟德无异,却毫无异能人该有的反应。翼德又猛然想到,虽然说孟德身边没有什么著名高手,可是他不还有几个参谋之类的智囊吗?怎么一个都不在身边?难道这三千多人都是诱饵,自己杀的不过是经过整容和严格训练的孟德替身?
这时,刘辟、龚都慌忙奔入,大喊“炮袭,炮袭……”
翼德顿时愕然,他光计算中央军援兵来支援需要的时间,却忘记了重炮完全可以在相当远的距离内,用几秒时间便可以将威力巨大的炮弹如暴雨般投射到这里,只要他们下决心将此处的三千中央军一同摧毁……
山崩地动的轰炸虽然发生在中央军后阵,但是就连包围圈中的纹枫山都引发了强烈震感。玄德慌忙让确认震源所在,结果证实了那就是事先通过机器虫侦察到的中央军司令部。
大惊之下,玄德急忙打算组织部队前去接应,虽然看起来现在为时已晚,但他也不忍心置一班碧血丹心的兄弟于不顾。就在他打算集结部队的时候,忽然基地内枪声大作。
(简)宪和与(孙)公祐慌慌张张跑来,玄德才得知,在从沛城带过来的“英魂”中,居然有那么几十人是孟德派来的密探。他们潜伏至今,一直没暴露,直至刚才,他们打开了早已查清的几条密道,而(夏侯)元让、(李)曼成、(乐)文谦、(夏侯)妙才、(臧)奴寇等高手带领“虎贲”蜂拥而入。
敌人本来在人数上就远远超过了四千多“英魂”,加上内奸出其不意地破坏,让“英魂”们敌友难分,内外难防。结果,短短时间内,“英魂”损失远远大于那三千被突袭的中央军警卫,几乎伤亡殆尽。
玄德还要拼死一战,宪和与公祐急忙与几十名“英魂”老兵拽着玄德到达一处秘密机场。这机场不大,只停放着一艘中型飞船,最多只能容纳二十人。
看清眼前场景,玄德大为吃惊,他自以为已经非常了解这基地,没想到还有这艘飞船的存在。有十七名战士打算保护玄德三人上了飞船,其余人似乎早有约定,留下准备战斗。
玄德怎肯独自逃生?他是异能战士,普通人拽不住他,宪和情急之下大喊:“玄德,你忘记社长的嘱托了吗?你要死太容易了,谁来完成社长的指令,谁来挽救我们的信仰和国家?!”
这一句话,令玄德一怔,宪和等人趁机将他拽上飞船。留下的战士关上机场铁门,迅速启动机关,峰顶自动打开通道,让飞船离开。
就在这一刻,铁门被飞弹轰碎,元让带着一队“虎贲”与留守“英魂”展开激战,最后将伤痕累累、攻击能量用尽的残余“英魂”包围。
元让冷笑劝降,得到的却只有异口同声的十六个字“众志成城、重兴汉光,英魂不灭,浩气长存!”
话音未落,一名“英魂”便拉响了身上最后一枚激光手雷……
飞船上的玄德虽然没有亲眼目睹战士们就义壮举,但此刻心头一紧,泪水止不住地流出。没想到他经营多年的基地就这样被攻陷,那么多忠于信仰的兄弟白白牺牲,这一切都因为玄德招收新兵时审核不严,才会导致敌人有机可乘。
留在飞船上的战士们紧张地操纵着驾驶台与武器,躲避着中央军战斗机和追踪飞弹,好不容易才冲上大气层。但他们没有想到,真正的孟德并不在地面,而在太空舰队中。
看清一艘并非己方的武装飞船闯出,中央军立即纷纷堵截,但没想到飞船忽然隐形不见。这种隐形技术非常先进,缺点是时间很短,所以忍到现在,飞船才启动相关装备。
孟德却毫不在意,他麾下的(刘)子扬早就发现这种技术的存在,并且设计出了相应反隐形装备,不过只装在孟德的主舰上。所以,只是十秒钟的时间,主舰雷达就发现了玄德飞船,而主炮也随即进行了火力锁定。
倾注了宪和与公祐心血的高科技飞船,自然立即察觉到被重炮盯住,可是无论战士们如何使尽浑身解数,也逃脱不开,警报蜂鸣声不绝于耳。
这时,玄德咬咬牙,运劲于手指,当孟德主炮激光打开,忽然飞船周围出现白鹿鹿影。无坚不摧的激光被鹿影弹射开,反而引爆不少中央军舰船,为飞船清出了逃生道路。
孟德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眼睁睁看着玄德逃走,身边参谋奉孝、文若、文和等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现象?按道理说,忠烈戒虽然威力强大,却最多只能保护主人,不可能会对一整艘飞船都有效。
这时,孟德忽然想到了什么,口中不由喃喃说:“难道他得到了英雄戒的力量?……”
(关)云长好不容易才来到下邳星,这里形势已经是万分紧张,驻扎在下邳城的中央军部队盘查得十分严密,云长差点连机场都无法离开。幸亏一个机场员工突然低声让云长跟他走,云长才得以从隐秘通道离去。
直到接应者出现,云长才明白原来安排这一切的人就是此处“英魂”分队长、前黄天军军官——廖化。
收廖化入“英魂”,云长也有份决策,如今故人相见,他们不由大喜拥抱。廖化立即带云长乘车去见糜氏兄妹和甘霖。
云长刚进屋,面有泪痕的甘霖和糜玉就紧张过来问,玄德到底怎么了?
云长不由一愣。第一,甘霖紧张丈夫是天经地义,但糜玉不是一向看不起大哥吗?为什么紧张程度不次于甘霖?第二,他在客运飞船上已经听说中央军包围纹枫山,如今胜负未定,至于紧张到泪水流下吗?
然而,当云长与廖化发现糜子仲也面带戚容、糜子方沮丧无语,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。
原来,电视上刚刚播出新闻,许昌政府发言人宣布:“纹枫山叛军已经全部被消灭,匪首玄德逃跑中飞船被击毁,匪首翼德在战场上被炮轰成碎片,两人都死无全尸,近万敌军尽数被歼,无一逃脱……”
一时间,云长如遭雷劈、呆立当场,他不敢相信多年心血,竟然会化为乌有。他本来想反驳这都是谣言,但电视上已重播新闻,并且展现出基地中遍地“英魂”尸体的画面。云长一眼就看出,这场面不是伪造,只有真正攻克基地才能拍摄到如此景象。
虽然心中悲痛万分,但面对嫂子和朋友们渴求答案的目光,云长还是强忍心痛,安慰大家,这都是中央军的谣言。可惜,云长并不擅长说谎,甘霖还能勉强骗骗,糜家兄妹都露出质疑眼神。
性急糜玉正要逼问云长真相,廖化电子表上忽然闪动起红光,这是附近“英魂”暗探发出了警报。子方慌忙打开事先设置好的监视仪,果然看到电梯、楼梯都有人上来。
廖化急忙打开屋内一道暗门,暗门内藏着螺旋滑梯,墙壁上装有特殊装备,可以让楼外人无论用什么高科技装置都看不到滑梯。
当众人依次下梯,原来屋子空气中忽然裂开一道裂缝,并且正逐渐扩张。
云长心头一紧,他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位高手——(张)文远!云长慌忙在廖化出屋后关闭密门,独自留在屋内的他,手一抖已经藤刀在握,冷然面对那打开的空间门。
没想到,门中率先出现的不是文远,而是数柄光斧,这无疑代表着“虎贲”另一员悍将(徐)公明即将从门内杀出。云长急忙化刀为藤蔓,将光斧全部打散。
此时,房门已经被打破,数名“虎贲”二话不说就开枪射击。
深恨中央军杀害兄弟的云长,敏捷躲过激光,同时以藤蔓夺去那几名“虎贲”的性命。不过,后面的“虎贲”更是如狼似虎地蜂拥而来。
空间门中也走出了文远与公明,他们两人几乎同时示意部下停止攻击。
文远恳切劝告:“云长,不要再做无谓挣扎,纹枫山已经被攻破,你们失败了!”
公明:是啊!云长,总务长求贤若渴,也一直很欣赏你!不如跟我们一样,在中央军效力吧!
云长:(冷冷)虽然我们这次失败了,但英魂不灭、浩气长存,我们只要一息尚存,就会为信仰战斗到底!
公明:你们的信仰与总务长的信仰有什么不同,不都是为了振兴汉光国吗?
云长:当然有不同,我们英魂兄弟心中有玉虚的初心,有为劳动者打造公平社会的理想,有对人民最根本的尊重!而孟德呢?他以为穷兵黩武、强权政治就可以实现所谓的秩序,却不知道忽略了民心,便是自掘坟墓!
文远:云长,冷静一点吧!我倒是认为总务长的信仰没错,现在可是乱世,乱世终究是靠实力说话的!纹枫山的教训就是最大的证明,没有了实力,信仰不过是句空话,你们连第一步都走不出去,还谈什么民心?谈什么振兴汉光?云长,做人,还是实际一点比较好!
云长:道不同不足与言,我今天还有事情,以后再找你们“虎贲”报仇!
说着,云长猛地劈碎玻璃,跳窗而出。他身处六楼,如果这么直接跳下,就算是命运榜排名第四的高手,恐怕也要被摔成肉泥。所以,云长又变幻出藤蔓,下落过程中不断勾住大楼凸出处,这才稳稳落地。
可是,他还没来得及逃走,就见眼前又出现了空间洞,无疑是文远等人追来。同时,周围也有便衣“虎贲”杀来,云长面对杀来的小喽啰,冷笑一声,挥动藤蔓迎向杀来众敌。
从空间洞中穿过来的文远等人,眼见背向他们的云长面前,不断有“虎贲”倒下,无论是近战还是远攻,无人可以抵敌。文远等也一时被云长的威风所震慑,不敢近前。
等到云长的身影即将从文远、公明的视野中消失,这两位“虎贲”高手才清醒过来,慌忙率领部下杀去。云长却出人意料地返回身杀来,街上行人吓得纷纷躲入附近建筑中。
一个小孩子因惊惧而只知哭泣,忘记逃走,云长立即用藤蔓将孩子送到路边安全处。这一举动,让云长出现少许的破绽,可是公明和文远却没有趁虚攻击,反而心中对昔日老友赞叹不已。
见云长杀至面前,文远手刀击出,公明大斧猛砍,都被云长用藤刀轻易化解。三人激烈战成一团,互不相让。其他“虎贲”根本插不上手,更不敢随便开枪,以免误伤两位将军。
三人杀得性起,一时不分上下。突然,云长看见手臂纽扣闪起红光,这说明廖化他们也遇到了危险,不远处也隐隐传来战斗声。
云长大惊失色,藤刀又一次化为藤蔓,将文远和公明暂时击退,他便匆匆奔向那战斗声发出所在。文远、公明则率领“虎贲”紧追不舍。
只见云长奔向处,附近“英魂”已现出身影,在廖化领导下抗击敌军,就连子仲、子方也掏出了激光枪保护着两位女性——甘霖和糜玉。
这时,一道光索打来,将廖化捆绑倒地,但不等其余“虎贲”瞄准廖化开枪,光索便被飞来藤条破坏。
接着,从敌人身后杀来的云长,化出藤蔓青龙,将“虎贲”们连同光索主人(于)文则全部掀翻在地。云长则趁机奔至同伴们身前,青龙化作藤刀,又回到主人手上。
文远、公明赶到,与文则汇合,众“虎贲”将云长等人团团包围,就连周围的警察与军人也围拢来,让云长等人插翅难逃。不仅如此,“虎贲”们设下了隔离结界,将此间与周围环境完全隔离。
见云长依然不甘心地打算继续抗争,文远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话:“云长,你身后是玄德的妻子甘霖吧?如果他有什么闪失,你将怎么跟玄德交待?”
云长:(怒)我大哥都被你们杀了,你还说什么风凉话!
文远:云长,你我也算是有交情的朋友,我就告诉你一句实情吧:玄德,还没有死!
注:
文远:对应曹魏集团的“张辽”。
公明:对应曹魏集团的“徐晃”。
文则:对应曹魏集团的“于禁”。